蓝柚

梦想是死前完成一篇大作。

尤塔:

从2016年就开始构思的原耽作品TLand
现在大纲已经初步完成
艾特另一位亲妈@蓝柚 
我的儿子骨头出演emmm
彩图分别为
Limitu
Bone
Wye

(///▽///)

【凹凸世界/瑞金】他们的关系到底是什么。


*校园pa
*赶个末班车,可能有一点偏题?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我是凯莉。

我撞见了不得了的场景,足以让我怀疑自己的眼睛。

我看到了格瑞和金在接吻。

对,接吻。

就在下楼往门口走的不远处的楼梯上,金背靠着我,格瑞捧着金的脸,俩人距离特别近。

吓得我棒棒糖都吃不下去了,打死我都不想相信,金居然开窍了?!

***

“我以星月魔女的名义发誓,他们绝对在交往。”凯莉第二天刚来到教室就对着早读自习的紫堂咬牙切齿,“我都亲眼看见他们亲嘴了,不许反驳。”

当然她生气的不是好友瞒着她交了个男朋友,而是毫无防备地给了她一口狗粮的事实。

紫堂习惯了,他已经不会被凯莉日常的周围人性取向分析结果吓到了。只要她别觉得自己是个弯的。

不过如果凯莉说的不是谎话,他多少还是有些惊讶的。毕竟在他们眼里金绝对是傻到无法意识自己弯了的典例。

然后他发现了几乎在凯莉尾音刚落时就出现在教室门口的金。他正一脸金似地向这里跑来。

“紫堂,凯莉,今天我的盒饭不小心带多了,我们中午一起去天台吃饭吧!”

紫堂和凯莉惊恐地对视。

“就……就我们三?”

“嗯?不是啊,当然还有格瑞!”

“不去。”凯莉一秒回绝。让本小姐去当个电灯泡,我看你脑子是刚被嗝瑞给踢过。

“哦……那紫堂,你总会来的吧?两个人真的会吃不完的!”

紫堂当然不忍心回绝好朋友可怜兮兮的表情。

“好……那中午我和你去吧。”

简直是为灯泡事业做一份贡献,凯莉心想。并送给他一脸有病的表情。

***

紫堂后悔了。

他已经看着自己对面两个人无形地给他喂了近半小时的狗粮。

“格瑞这个超好吃的,你快多吃点!”
“格瑞你今天牛奶喝的好少,哪里不舒服吗?”
“格瑞……”

金对格瑞非常关心地问这问那,格瑞虽然看起来一言不发,但又是给金擦嘴又是给他倒水很是忙碌。

你们看得见我吗?
紫堂不知道该说点啥,抬头怕被闪瞎,只好低头默默吃着自己的便当。

“紫堂,你怎么不说话呀?你往这边点靠嘛。”金说着非常亲密地抓住紫堂的手腕往自己边上拉过来。

紫堂被这一扯吓得都不敢抬头看格瑞的表情。急忙把手腕拉回来只顾着低头吃饭。

再也不敢和他们一起吃饭了,说什么都不。

他一边抱怨着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的凯莉,一边下了一个此生不会再后悔的决定。

金见紫堂没什么回应,再次把注意力集中到格瑞这边。

然后三个人就这么在一人尴尬一人沉默一人滔滔不绝的情况下吃完了饭。

就在紫堂准备赶紧收拾完走人的时候——

“格瑞格瑞,我可以靠着你睡一会儿吗?今天天气好好我总犯困。”

“你不管什么天气都喜欢犯困吧。”

格瑞这么说着,还是把半边肩膀挪了过去,金说着格瑞最好了之类的称赞毫不客气地往上一躺。

紫堂吓的眼镜都掉了。以他的交往经验来看这不应该是普通朋友可以解锁的姿势。

但他还是觉得凯莉说他俩接吻的事不太靠谱。不管什么事都要从本人那里确认不是吗?

于是他鼓足了勇气开口。

“那个……我冒昧地问一句,你们二位是在交往吗??”

然后紫堂就看着两个人的表情从惊讶变为微笑。

“交往?我和格瑞吗?怎么会呢——…你说是吧格瑞?”

后者表情稍微有点变化然而并无回应。但是紫堂并没有注意这种细节的余地。

“但是……我听凯莉说,你们昨天……在校门口楼梯那边……在,在接吻……!”

这下连金宝的表情也变成一脸懵比了。自己和格瑞什么时候???

“是那时候吧?你说眼睛好像进了什么东西难受,让我帮你看一下的时候。”

格瑞很不情愿地圆了个场。金这才恍然大悟地,“哦对对肯定是这样,所以说是凯莉看错了啦!”

“所以说,你们其实并没有在……”

“是啊,我和格瑞只是朋友的!”

***

于是放学前紫堂把上述对话原封不动地讲给了凯莉。

“格瑞也这么说?那好吧……仔细想想金确实背对着我,我也有可能因为生气没看清。算了你先回去吧,我得去教务处一趟。”

紫堂很欣慰,他终究是为自己好友的清白贡献了一份力量,完全忘记了这对发小让他对普通朋友的认知解锁了一个新高度的事实。

他开心地回了家,完全没想到自己几分钟后就回收了这个flag。


另一边,金等着格瑞值日结束后一起回家。

“今天太有趣啦,紫堂居然觉得我们会交往什么的,简直是不可思议……”

“很不可思议吗?”

格瑞在楼梯处停步。金回头,抬头看向他。

“很不可思议吗?”

他专注地盯着金的瞳孔,平静地问了第二遍。

“可是格瑞你有很多女生追啊,而且我……我只是觉得……”

“金,你喜欢我吗?”

“我……我…………………喜欢。”

“那我们交往吧。我也喜欢你。”

金红透了脸,完全没想到事情的发生会这么突然,只好拉低帽子使劲点点头。

格瑞两三步凑近他。

“但是,但是格瑞你要对紫堂他们保密呀,我今天刚说我们并没有……”

“嗯。”

话音未落,一句简答和一个温柔的亲吻就被送了上来。


就在不远处因私事晚归,再次在同样的地方看见两人的凯莉。

……你们可别又是在帮对方看眼睛吧。

这回我不能再看错了,你们绝对是在接吻,绝对是!

再敢说你俩不交往金你等着被我拉黑一辈子吧。

凯莉迅速地拍下一张照,愤怒地打开了紫堂的聊天窗。

***

也许明早它就不是个秘密了呢。

End.

【凹凸世界/瑞金】恋人可能是个傻的,但猫不是。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同居设定,傻白甜的恋人阶段
*写着写着不小心睡着了,不小心迟到了很长时间。

金今天破天荒地比格瑞早起了。

可能是他昨晚作死看了个鬼片之后就一整晚无法好好安心入睡引起的早起,也有可能是格瑞一整晚哄他睡觉之后的疲倦引起的无法早起。

不过如果今早先起床的是格瑞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可能就不会发生了。

因为只有金才会在听到玄关处的敲门声时,不会像格瑞一样警惕一番,而是问一遍“谁啊?”且不听回应便会直接开门。

普通人尤其是女孩子请不要模仿上述活动,毕竟金是有格瑞守着才不会有什么类似诱拐啊诈骗等事发生在他身上,并且他本人并没有这种被保护着的自觉。

总之我们回到话题,多亏是金开了门,他才会在门口发现一只被装进纸半开的盒子里的猫。

周围也没有其他人在。

猫见到金之后便像遇见救命稻草似的翻倒盒子爬到金脚边蹭个不停,这时金才发现被翻倒的盒子里还附带着一张字条。

『因为自己实在是没能力养宠物了,希望有好心人可以收养它。
它很懂事,而且智商很高,绝对不会给您惹麻烦的。
我姑且为它取了个名字叫凯莉,如果您不满意也可以换成别的。
by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邻居』

金的视线重新回到猫身上。它全身的毛是罕见的粉红色,脖子上挂着镶着星星的月亮链子,眼睛蓝蓝的,又大又亮。

然后它就用大大的蓝眼睛一动不动地望着金。

所以我们富有同情心的主人公当然会被这种眼神魅惑成一个猫奴。

于是他开心地抱起它举高高,“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主人啦!”

***

格瑞很苦恼。

本来自己发小的智商就已经是阻碍他们恋爱路程的一个大障碍了,这又要引猫入室增加又一个障碍。

他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紧张到连自己的眼睛也不敢直视的发小,叹了一口气。

“金。不要把奇怪的东西随便放进房子里。”

“可是,凯莉它不是奇怪的东西,只是一只猫啊…!”

“不行,不管怎么想,这只猫出现的过程也太蹊跷了。而且我们无法保证这只猫会不会好好听我们的话。”

“格瑞你看,纸条上都写着它很聪明了……我觉得…”

“金。”

格瑞打断他的话,进一步逼近自己的发小。

两个人的距离近到就差一个按头小分队便可以为观众朋友们喂一口狗粮。

于是这个重任当然需要由我们的凯莉小姐担当。而且如果不在这时候表现了一下它的高智商的话很有可能会被赶出这里。

格瑞注意到金的眼神从自己身上移到了稍微后方一点的远处,“格瑞,凯莉它爬到了书架上…”然后他的眼神突然变得很慌张。

接着没等他来得及回头就感觉到后脑勺受到一股轻盈却强劲的冲击。

然后他和他的发小就一起被这股冲击开始一个往前一个往后倒。

“呜哇啊啊啊!”

格瑞当然不会允许金受任何的伤。于是他单膝下跪稳住身子,双手扶好金的背轻放到地上防止他摔疼自己。

这下他们的姿势变得比刚才还要暧昧了。

金在他怀中不知所措,他本就不太擅长这种情况,这下害羞得脸都通红了。

格瑞注意到给了她后脑勺一脚的凯莉,跳到格瑞的视线能达到的金身后,此时正以一种他能读懂的眼神望着他。

他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发小。

……似乎猫的确是个聪明的,至少应该比自己家的这个聪明。

“金。”

“格…格瑞?”

“猫我们养着吧。”

然后强势压倒。

End.

很久没动笔了,凹凸同人初投,请多指教。

DECO*27「GHOST」访谈

过渡元素:

*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偷懒贴链接了 渣浪吞我排版不能贴外链还不能修改真是太辣鸡了还是lof好 刚才重新看了一遍发现手癌好多简直想删po(哭唧唧 图就不贴了反正你们都知道DECO帅





经过了长达两年半的间隔后,DECO*27的新专辑「GHOST」终于完成了。作为新专辑先导的「ゴーストルール」今年1月在NICONICO动画公开后瞬时达成百万再生,现在正向三百万冲刺。过去一段时间曾有过VOCALOID / NICONICO动画低迷的传言,但如今破除传言的,果然还是在VOCALOID最初兴盛的时期里就走在前面的DECO*27。这张新专辑其实是两年半间发生的各种事的凝结体,我们就此认真地谈了谈。


取材·文 / 金子厚武





从以往的不断摸索中看到的名为“ROCK”的光明


──「GHOST」是前作「Conti New」(2014年3月发售)以来久别2年半的专辑,这2年半对DECO*27桑来说是怎样的一段时期呢?


本来真的是想要尽快把新专辑做出来的,但总觉得不太能传达出自己所理解的东西,就重新将专辑做成分开的2枚,才终于成形。曾经想过要放弃音乐,但是被初音ミク的演唱会拯救了。(详见DECO*27「DECO*27 VOCALOID COLLECTION 2008~2012」インタビュー[←我可以吐槽他那时候的头发吗hhhh])于是决心「再努力一次吧」,然后做出了「Conti New」。虽说「Conti New」是自己非常喜欢的作品,但是因为想到下次不能做出更加优秀的作品可不行,就一直没想出该怎么做才好。


──您说进行了两年半的摸索与尝试,那么,专辑最初的形态是什么时候构建出的呢?


自去年十月左右做出「ゴーストルール」之后,“就是这种感觉吗?”的想法开始就在脑海中固定下来,「ゴーストルール」和之后的「リバーシブル·キャンペーン」都是去年那段时间里做出来的。然后我就决定要往这种有点rock的感觉靠近,并且在之后的三个月里一口气做完了。


──也就是虽说「感觉不太能做出自己所理解的东西」,却最终找到了“rock”的方向呢。 


这次的乐曲会有一种比「Conti New」中收录的rock更加有力的印象。「ゴーストルール」是因为想要做加入了唱片反转声响(scratch)的Mixture Rock(ミクスチャー)感觉的曲子才做出来的,「リバーシブル·キャンペーン」则要比「ストリーミングハート」(「Conti New」收录曲)更加尖锐。前作的编曲全部是与kous桑一起完成的,而这次一同合作的Naoki Itai桑、emon桑、KTG桑,都是各自风格独特的编曲者。在和各位不断交谈的过程中,就这样完成了录音工作。


──虽然Naoki Itai桑以「ゴーストルール」为首为四首乐曲进行编曲,但他本人其实是吉他演奏者,这样也能做出Mixture Rock吗?


是的。一方面是因为他也与西野加奈桑一同工作,我觉得和这种有平衡感的人一起做事,一定能做出很好的东西吧。而且迄今为止我都是自己弹吉他的,就好像是无意中会回避拜托那些吉他弹得好的人来做编曲,但是这次想到如果从他人的角度来演绎自己的思绪所描绘出的Band Sound,应该能够客观地反映出自己的音乐,所以觉得能这样做真是太好了。




自己所怀念的东西对他人来说是新奇的


──「ゴーストルール」公开后瞬间达成百万再生,目前NICONICO动画和YouTube播放量合计超过500万,已成为轰动至极的一首乐曲,但这种Mixture系的曲子在DECO*27桑此前的作品中还从未有过吧。


之前思考着自己至今还未制作过的音乐种类时,想到还没有尝试过Mixture Rock。一般来说制作专辑时是不想受到外界影响的,所以也不会去听自己的音乐之外的曲子,但是这次制作时找出了我中学时听的音乐。「ゴーストルール」就是刻意接近Hoobastank和Linkin Park他们那种风格,这样做出来的乐曲。


──我自己也相当怀念当时那种有Rock x Hiphop感觉的名为「まさにミクスチャー」的声音,但是对于现在10代的年轻人来说,反而一定会觉得这种音乐很新奇。这可能也是再生数不断上涨的一个原因吧。(注:まさにミクスチャー是日本的一类音乐,Mixture Rock的一种)


或许是这样的吧。我今年就要30岁了,当时也确实有想到自己所怀念的东西在最近才开始听VOCALOID的孩子们眼中或许是从未有过的新鲜事物呢,但是真的没想到再生数能涨到现在这么多,而且其实最开始也没打算投稿的。但是以成为初音ミク的手游(「初音ミクぐらふぃコレクション なぞの音楽すい星」)的主题曲为契机公开了。最初虽然说过「那么就好好做动画吧」,最终却做成一图流,就这么投稿了。


──那是为什么呢?


和“自己觉得怀念的东西中不是也能找到新鲜感吗”是一样的道理,2008年我刚开始作VOCALOID曲的时候大家都是一图流的,但即便如此那时还是很繁盛。因此,也想要通过这样做来引出怀念感……真的,我自己也没想到人气会这么高呢(笑)。




俯瞰社会变迁的“幽灵”


──「ゴーストルール」的再生数不断增加的主要原因有很多,我认为歌词也是其中之一。DECO*27桑独有的的文字游戏的趣味性,加上具有冲击力的语言的使用,您写歌词的方式也有一些变化吧?


通过自己说的谎言使人们不断中招,这首曲子描绘的就是那些落于圈套中的人们的形象,歌词有反面教材的性质。还加入了最近的「イェイイェイ」和「ウォーウォー」之类的很容易就记住的句子,是因为想到如果有什么部分能够融合进去带动整体达到高潮就好了……


──的确,NICONICO动画这首曲子的「おーおー」的弹幕好厉害啊(笑)。


看了那个真的觉得“非常感谢!”的心情很强烈,切实地感受到大家都很享受这首曲子。


──写了有关“谎言”的歌词,是出于怎样的动机呢?


像最近的wide show上“说谎了”之类的东西已经泛滥成日常了吧,针对“当下发生的事”写出的歌词在这次的专辑里非常多。客观地看待各种社会事件和骚动,再写出自己对这件事的考虑。比如说,「ライアーダンス」讲的就是恋爱问题。


──的确,从去年开始有关“谎言”的讨论真的很多。所以是和歌词里说「素晴らしきこの世界 あべこべに いい嘘悪い嘘 まぜこぜに」的名为「正義のタレット」的曲子有同样的主题吗?


「正義のタレット」是怀着“客观地看待网络上有如言语集中炮击般的批判”的心情写出的曲子。如果那些过分声张正义、言语咄咄逼人的人们看到了,就会思考“这是怎么一回事呢?”,想着“这首曲子不会就是单纯地代入了那种人的立场吧?”。我写的就是这样的事。所以这次我自己变成了幽灵,尽管不能直接干涉这一类事件,却能够俯瞰全貌。专辑标题「GHOST」也具有这样的意味。




“进化了的ミク”和“对于VOCALOID的歌心”


(注:【歌心】うたごころ 1. 和歌的意思。2. 和歌的素养,喜爱和歌的幽雅心情。不知道怎么译,请适当引申一下来理解。)


──我认为不仅歌词的写法变了,ミク的唱法也变了。虽然DECO*27桑也认为让初音ミク能够清晰地发音是很重要的,但这次的调教与以往相比有许多细微的差别。比如印象里「リバーシブル·キャンペーン」的语速就很快。


我有下意识地在做能够使ミク的声音鲜活起来的旋律与歌词的组合,所以「リバーシブル·キャンペーン」的歌词也改了很多次。一直在“我想要传达的话语”和“ミク能否好好地唱出来”之间寻找平衡,最终总算做了出来。这次的新专辑用的全部是初音ミクV4Xβ,ミク在不断进化的同时,我也向许多歌手的作品学习,获得了名为“歌心”的武器,也因此迅速成长。ミク进化到V4X,一方面变得能够更加容易地发声了,另一方面也留有一些独特的故态,虽说理解到这一点是要花时间的,但我想如果做一张专辑,(和mikuV4X的)关系应该能变好吧。


──也就是说ミク的升级无疑与乐曲完成度的大幅提高有着密切的联系吧。刚才您提到的“从作品中习得的’歌心’”是指什么呢?


P主作曲、录音时头脑中的某个角落一直浮现着ミク的身影。听着歌唱者的声音和特点,会想到“这样调教应该很不错吧”,能够获得很多启发。此前制作专辑时几乎没有什么能反映出这些启发的成分,但这次很好地利用了 听着人的声音来进行制作 的经验。迄今为止的作品都是自己作出旋律、写出歌词、自己唱临时的仮歌,然后做出尽量接近这首仮歌的感觉的曲子。这次除了这些过程,还加上从唱歌的人们那里吸收的“这样唱的话就能留下歌词的印象”之类的思考,考虑了很多东西才最终做出来的。




即便曲调不同,却也还是DECO*27的ミク哦 


──显然这样的做法已经有成就了,「リバーシブル·キャンペーン」也是如此。更确切地说,我对「Find The Light」中「光を無くした 怖がりの世界は」的部分印象也很深刻。


毕竟说到底只是VOCALOID,所以不能过分强求让miku的声音接近人声,而我想在乐曲中留下(miku作为VOCALOID的)这一点。「Find The Light」原本与人声非常接近,但最终稍微削弱了这样的特点。过于接近人声便会加入过多的感情,这样对听者而言反而会难以表达感情。


 ──参考着歌手们的唱歌方式,但终归还是想做出具有VOCALOID特点的作品吧。


我不想破坏自己对于一直以来使用的ミク的印象,想要留下她身上某种天真和可爱的部分。在曲调方面,「Conti New」之后我就开始挑战新的风格,但是依然认为因此大幅改变自己的ミク是不好的。反过来说就是,如果能被认为“即便曲调不同,却也还是DECO*27的ミク哦”就好了。


──果然还是因为存有“想要ミク被人听到”的心情吧。


这次或许是这种心情最为强烈的一次了。在此之前自己的专辑封面上还没有用过ミク的形象,所以这次的新专辑也是ミク的初次登场。有人因为自己的乐曲,喜欢上ミク、以及整个ボカロ界,并且开始使用VOCALOID进行音乐活动,没有什么比这更令人开心的了吧。




离别,和为了前进的自己而献身的「Sprite Girl」


──再就是无论如何都想听听有关「Sprite Girl」的内容,我认为这首曲子应该有非常明确的创作主题。


是这样的,这是一首讲述 失去了重要的人 的曲子。以「GHOST」为标题也有人的灵魂消散的意思,正如「ゴーストルール」所描绘的那样,我是想捕捉 自己心中阴暗情绪消失后会去到别的什么地方 的意味。也就是“向下一阶段前进吧”的感觉。对于体会过与 亲近的人去世了 所类似的心情的人们来说,叹气也好、共鸣也好,如果我的乐曲能够成为安放这份情绪的地方就好了。


──要说最后一曲「at」的话,感觉好像是能够表现对于DECO*27来说“活着”的内涵。


有着各种各样的人生,虽说愉快地活下去很好,强忍着痛苦活着不也很好吗?我想把这种想法加入到专辑制作中。而且歌词中也有描述来世的词句。首先从第一曲顺着听到第十三曲,然后再从第十三曲倒着听回去,大概也会有不同的感受吧。重复播放专辑,这种感受就会不断在头脑中出现。我自己特别在意曲顺呢。


──也就是说以「GHOST」为标题也有轮回转生的意味吗?


由于决定了这个题名之后,各种旋律和词句也就相继而来,就好像我是被这个标题和ミク所拯救的,然后才做了这样的专辑。这一点在封面上也有表现呢。曾一度想要放弃音乐,而后做出了「Conti New」,从那之后自己心中 想要将自己的理解全数传达 的心情与从前相比更加强烈。虽然时隔两年半才做出这张专辑,但正得益于这个过程中的苦恼,才新发现了很多东西。当初没有草率地说出“这样就够了”真是太好了。